不想给保安带来不用要的麻烦

2016-12-03 08:39

事实上,相似的事件早已不是第一次产生,印象中“地铁有座不敢坐,农民工缩在车厢一旁”之类的场景,就在不同城市演出过。从他们的这些举动,我们诚然能够懂得为“农民工有公德心”,但假使换个角度来看,这些畏畏缩缩的身影,又何尝不是一种无可奈何呢?身为城市边沿人的农民工,早已在久长的冷嘲热讽与白眼相看中变得无比敏感。在良多时候,他们以自动的哑忍和退缩,来换取一份从容自处的保险感。这种后天发育的自我维护意识,乃是无形驯化的成果。

近日,在西安上学的大学生小张在雁翔路邻近一家银行看到的一幕让他动容:一农民工在进入银行前,脱掉鞋子,而后跪在ATM机前操作。农民工说,他的鞋太脏了,会弄脏地面,不想给保安带来不用要的麻烦。小张在接收采访时表现:“实在保安也很好,他对农民工说:‘没事没事,你进去,一会儿我再拖一次。’可农民工说:‘我鞋上全是泥,没事,我一下就出来了!’”然后就脱下了鞋。这一幕让小张觉得很温暖,他盼望大家不要曲解。(10月27日华商报)

农夫工、跪地,这种种极具冲击力的元素交错在一起,势必会成为世人竞相围观跟赋义的对象。这一霎时定格的场景,纵有千言万语想必亦难说尽。由此所衍生的情感中,有一点激动,有一份心酸,更搀杂着一股莫名的哀伤。作为“外来者”的农夫工,仿佛总能在不经意间,以不经意的举措,直击咱们心坎最懦弱的局部。他们的一举一动,映射着一座城市的人情冷暖……“跪地取款”,暖和背地或是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