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公破病院员工大都是全职医生

2016-11-26 14:12

医生多点执业,有利于施展和应用优质医疗资源、进步医务职员收入程度、领导就医人群向基层转移,是实现分级诊疗的主要手腕。然而,北京口腔医院院长白玉兴等受访者向《经济参考报》记者坦陈,多点执业在实际中遭受诸多困境,“推了好多年,比拟难,有效举动未几”。

其二,依据目前海内医疗机构的设置,绝大局部医生附属公破病院,其多点执业与所在事业单位(医院)工作之间的抵触难以躲避、调停。

究其起因,其一,“从社会认知上,有不少人认为医生这个神圣职业就该免费,一谈利益就是自私。”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田伟回想,“有一次在两会探讨时,一位来自企业的人大代表说,公立医院医生怎么能挣钱,看病就得免费,就得多刻苦、多受累,你们不该有收入。”

田伟、伍冀湘等受访者说,多点执业存在兼顾计划设计的窘境,即人事治理政策“没跟上”“脱节了”。当前公立医院员工大都是全职医生,全天候归医院管理。勉励多点执业后,“全职协定如何定性”“兼职政策是否制订”“本院员工赴院外工作时光多长、价值如何界定”“如何缴税”等事实问题均无章可循。

近年来,“激励多点执业”的政策导向逐渐明白。为增添收入,一些三甲医院医生转而偷偷摸摸到民营医院“开飞刀”、赚外快。然而,仍有医生受到所在单位“扣罚奖金”甚至“开革”等处罚。

潮流挡不住 现实瓶颈多

多点执业:

医联体建设是体系工程,之所以越往下推越难,要害在行政化的医疗服务供应与多元市场化医疗服务需要间的矛盾。受访专家以为,要真正把医联体做实,亟须在院际间考察、利润返还、收入调配、本钱支出等方面做好轨制设计,使大医院与基层医疗机构真正成为好处共同体、义务独特体跟发展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