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因为事实层面不少困难尚未解决

2017-03-08 12:08

2015年12月20日凌晨,山东省龙口市农民工王加荣像平常一样去龙口市大海服装有限公司上班,却发明厂房大门紧锁,从门缝里看,里面空洞无物,装备、物质也不见了。

只管恶意欠薪入刑已实行6年,农夫工王加荣仍然没能看到拖欠他工资后逃匿的“老赖”得到法律的制裁。一年多来,此人音信全无,此事也无奈破案,王加荣跟工友们的工资至今不下落。

为表彰恶意欠薪者,2011年2月,《刑法修改案(八)》将局部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行为纳入了刑法调剂范畴。随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结合宣布了《对于履行〈中华国民共和国刑法〉肯定罪名的弥补划定(五)》,将恶意欠薪的罪名正式断定为“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案件常止步于行政处置

无法有效移送公安机关

6年从前了,农夫工讨薪难,欠薪案高发、多发态势还是社会关注焦点。中国劳动关联学院副教学沈建峰接收《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现,比拟之前只能通过行政手腕责令欠薪者支付工资,歹意欠薪入刑有更大的威慑性,对打击恶意欠薪行动起到了必定踊跃作用,但因为事实层面不少困难尚未解决,高悬的“法律之剑”并未有力禁止“老赖”逼上梁山。